当前位置:地产研究首页 > 要闻 > 地产新闻 > 正文

住建部人士:除北上广深外 其它城市限购可自行调节

南方周末 王小乔 陈伯英
2014-05-29 11:12:44
人物:    企业:
导读:住建部多位人士确认,除北上广深之外,其它城市的限购政策可以自行调节,尤其是库存过大的地方,但不会明确发文。近期北上广深市场也有剧烈调整,他们正在观察研究,但发文确认限购放开的可能性不大。

明源地产研究网  住建部多位人士确认,除北上广深之外,其它城市的限购政策可以自行调节,尤其是库存过大的地方,但不会明确发文。近期北上广深市场也有剧烈调整,他们正在观察研究,但发文确认限购放开的可能性不大。

整整等了四个月,晋飞的房贷终于下来了。但这个期待已久的愿望实现时,他突然又感到那么不踏实。“你说我是不是买在高点了啊?”他问身边的朋友。

这是他人生的第一套住房,位于北京南五环内。囿于严苛的限购政策,没有购房资格的晋飞匆忙同有资格的女友扯了结婚证。2013年年底签约后,房贷却迟迟批不下来,晋飞一度担心是自己的信用记录有问题,给销售顾问打电话,才得知“八成客户都没批下来”。

这并非个例,高策地产代理的一手楼盘几乎都要申请三四个月以上才放款,严重影响了开发商的现金回款速度,其董事长陶红兵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就在晋飞等待房贷审批的四个月中,北京楼市进入滞涨状态,成交量降了4成;全国的数据好一些,成交减少7%。

自3月份起,杭州新盘跳水、青岛女地产商失联、百强房企光耀面临破产、绿城[简介 最新动态]宋卫平让出个人股份等坏消息纷至沓来,楼市寒意袭人。
 

跟楼市低迷的“罪魁祸首”开座谈会

过去十年关于楼市调控的文件足足下发了179份;而过去一年中,一份都没有。即使央行召开被解读为“微救市”的座谈会,强调在首套房贷上要讲政治,也并未下发文件。

中国老百姓已经习惯了楼市每隔两三年的阶段性萎靡、继而又报复性增长的节奏。但这一次不同,过去十年关于楼市调控的文件足足下发了179份;而过去一年中,一份都没有,调整完全生发于市场。

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认为,这决定了“本轮楼市向下调整的真实性”。

至于原因,任志强在个人微博中将罪魁祸首归在“个贷收紧”上。除了缓批,贷款利率上浮影响更大,因为直接关系到购房成本。

银行为什么收紧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源于2013年开始的利率市场化改革,“不赚钱,八五折房贷甚至是亏的。”中信[简介 最新动态]银行总行一位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克而瑞研究中心近日调研了69家银行,也证实了九成银行的首套房贷利率升到基准甚至上浮10%。

关口之上,央行于2014年5月12日召集商业银行开了个座谈会,强调在首套房贷上要讲政治——“合理确定首套房贷款利率水平,及时审批和发放”。

这个楼市冰封时刻召开的座谈会,被外界解读为“微救市”的信号。截至目前,央行尚未正式发文,这也与以往不同。

不过,两天后工行还是公开表示积极支持,建行的内部消息是,将会增加5%的个贷放款额度。

普通民众更关心的是,楼市再次由热转冷之际,“限贷”已经发生了变化,而类似上届政府的行政调控手段“限购”,会不会借机退出?
 

最佳时间窗口

“现在是改革调控手段的最佳时间窗口,让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

本届政府对待楼市调控的态度,2014年3月公布的《政府工作报告》已有体现,就是“分类调控”。

住建部副部长仇保兴之后的一次内部发言做了进一步阐释:“调控房地产市场就像治大国,必须像烹小鲜一样对待。能局部调的,就不要整体调,调节的手段对整体影响越小越好。能够用经济手段调的,就不要用行政手段调,行政手段越少越好。能够由城市政府调的,就不要由中央政府代替。”

这无疑是将限购放松与否的权力交给了地方政府,剩下的问题只是什么时候退出,以什么样的方式和幅度退出。

对地方政府来说,对土地财政的深度依赖,让其早就在放松限购这个问题上充满动力。

2013年全国土地出让金超过了历史最高点的4万亿元,而2014年前四个月,土地购置面积同比降了8个百分点。

同策咨询研究部测算了45个限购楼市的土地财政依赖度,依次是杭州、佛山、南京、长沙、三亚、合肥、福州、昆明、济南,依赖度最高的杭州高达156.4%。

地方政府开始不断做出试探,2014年4月以来,南宁、郑州、铜陵、无锡等地纷纷出台政策,包括放松购房资格限制、支持公积金贷款、增加财政补贴等。

最新的传闻是天津,计划直接放开第三套房,但截至目前官方并未直接发文。

值得玩味的是,与过去两年一有地方试探就被叫停不同,这一次中央在一定程度上给予了默认。

住建部一位相关司局的人士向南方周末记者确认,自年初以来,部里的定调就是“除北上广深之外,其它城市的限购政策可以自行调节,尤其是库存过大的地方。但不会明确发文。近期北上广深也有市场剧烈调整,部里正在观察研究,但依然不会发文表示限购退出”。

“现在是改革调控手段的最佳时间窗口,让市场的归市场,政府的归政府。”全联房地产商会会长聂梅生表示。

企业到位资金增速,一下子从2013年最高点的33%降到了4.5%。“这说明什么?开发商要缺钱了。”

“实在没想到,很难面对”,尽管早在2013年6月份的博鳌房地产论坛上就预言房地产市场已到高位,增速将持续下降,但2014年前4个月的各项数据,还是超出了聂梅生的预期。

最让聂梅生心惊的一个数据是企业到位资金增速,一下子从2013年最高点的33%降到了4.5%,销售回款、自筹资金、海外融资、银行贷款均有下降。“这说明什么?开发商要缺钱了。”

缺钱首先反应在土地市场上,全国土地购置面积增速已经从2013年的8.8%变成负增长。

上市房企阳光城[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近期只拿了福建晋江一块地,还是之前已经签协议锁定了的。董秘廖剑锋最近跟机构投资者交流时,坦承在拿地上目前采取审慎策略,公司工作重心集中在回收现金流上。

远洋地产[简介 最新动态]2014年倒是一下子购置了三块地,但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董事局主席李明也表示要调整土地储备,现有土地中有1/3是100万平方米的超大规模项目,单个项目土地规模太大对于整体周转效率很有影响,将会采取部分退地的方法做出调整,比如秦皇岛项目的部分土地已经退还给政府以盘活存量土地。

不过,也有一些开发商抱怨,这是因为政府放出的土地太少。

除了少买地,新开工面积也在大幅度减少。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1-4月份全国房地产新开工面积降幅在20%以上。

中小开发商还可以选择先少买地少开工,撑不下来了再降价,上市房企在这方面的腾挪空间则不大,尤其是不少上市房企还给2014年定下了不低于2013年的销售增速——万科、万达、碧桂园[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保利等的增速都是20%上下,而其中保利地产1至4月签约面积却同比减少22.17%。

在中原地产研究部看来,“土地市场的低迷反映出开发商资金紧张和预期的悲观,我们预计二季度、三季度将会有更多城市、更多开发商降价跑量。”

这一轮楼市萎靡的根子,除了任志强认定的信贷紧缩,阳光100[最新消息 价格 户型 点评]置业总经理范小冲认为也是因为“去年透支了太多,今年回调也很正常”。

“中国经济正在从高速向中速换挡,房地产跟着换挡是正常的,但在经济结构尚未有根本性调整之际,降速超过经济总体,还是会产生不良影响。”聂梅生认为。2014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128213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同比增长7.4%,宏观经济增速明显放缓。

但大嘴任志强却再次成为少数的“看多”派。5月18日深夜,他发表了一篇两千字的长微博,认为拐点并未到来:“差别会在城市间更加明显。今年的投资、销售、价格增幅都会与去年相比大大下降。但总体应是稳定的。或仍是略有增长的。”

他的理由是,支撑房地产发展的基本要素并未根本改变。“1至4月的下降是与去年同期的高增长相比的。绝对销售面积仍是历史上除去年之外的最高量。但开工量的下降则在调整后续的供求关系。也必然在后期影响价格。”
 

信贷水喉决定楼价

过去六年间,楼市涨跌事实上越来越受制于信贷松紧。信贷收紧年份房价一路走低,信贷宽松年份房价则高涨。

对楼市下跌拖累整体经济的担忧,支撑了过去数次的救市,但也因此导致了房价的报复性上涨,更阻断了房地产行业的正常周期性调整。

绿城宋卫平将个人股权出售,或许正是救市刺激的一个悲剧注脚。2008年绿城曾命悬一线,最后却因4万亿实现命运逆转,2009年从全国第八升到全国第二,并完成全国化布局。结果限购政策一出台,急速扩张的高端产品迅速变成巨量库存,资金链陷入崩溃。

如若限购退出,楼市会不会再次暴涨,从而重复过去的错误?聂梅生沉吟半晌说,“不见得,此一时彼一时。顶多能托个底,不让楼市悬崖式下跌。”

陶红兵也认为放松限购对预期的影响要大于实质影响,因为在户籍并不严苛的二三线城市,限购目前的实际意义已不大。

过去六年间,楼市涨跌事实上越来越受制于信贷松紧。信贷收紧年份房价一路走低,信贷宽松年份房价则高涨。

华夏银行副行长黄金老给出一组数据:2008年-2012年,个人住房贷款余额同比增速与全国住宅价格同比增速基本保持了同涨同跌的变化趋势。2008年11月开始,房贷增速加快,房价增速加快。2009-2012年的1-2月房贷增速下降,同期房价涨幅趋缓。2013年1-5月,五大行新增贷款60%为个人贷款,上半年房价再次同比上涨11.98%。

信贷会再次大放水吗?巴克莱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常健认为不会,处在高收益货币市场基金的竞争中,银行在2013下半年的融资成本已经上升。他们并不倾向于提供较低的抵押贷款利率,除非他们得到更多来自中国人民银行的“需求”,而不仅仅是“指引”。国家主席习近平于5月10日关于适应经济新常态的表述,也暗示中央政府将会容忍来自房地产市场的“坏消息”。

退出限购后,聂梅生提出,可以通过限制第三套房的贷款、提高房产税来遏制投资冲动。“既然市场已经自行作出了调整,为什么不能让过去房价上涨时制定的政策退出历史舞台,不再通过行政手段调控楼市,使用更市场化的信贷和税收政策?”

(应被访者要求,晋飞为化名)